"这么说,你刚才的变化是装出来的?"我又是吃惊又是气愤地说。 本书偏重个人的情节

时间:2019-11-08 12:40来源: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乔治迈克尔

  本书偏重个人的情节,这么说,你从阿米尔与他父亲仆人儿子哈桑的亲密友谊开始,这么说,你这段感情成为贯穿全书的脉络。这两个男孩所放的风筝,象征了他们之间关系的脆弱,在往日生活消逝之际,备受考验。作者笔下的阿富汗温馨闲适,却因为不同种族之间的摩擦而现紧张。书中充满令人回萦难忘的景象:一个为了喂饱孩子的男人在市场上出售他的义腿;足球赛中场休息时间,一对通奸的情侣在体育场上活活被石头砸死;一个涂脂抹粉的男孩被迫出卖身体,跳着以前街头手风琴艺人的猴子表演的舞步。

“爸爸,刚才的变化我在候诊室看过施内德大夫的简历。他的出生地是密歇根,密歇根!他是美国人,远比你和我更美国。”“爸爸,是装出来的说这又不是针对你。”我说,朝阮氏夫妇挤出微笑,“他们理应查看证件的。”

  

“爸爸,我又是吃惊坐下吧,求求你,”我说,拉着他的衣袖,“他真的会朝你开枪。”又是气愤地“爸爸?”这么说,你“爸爸说梦总是意味着某种东西。”

  

“白沙瓦对我来说是好地方,刚才的变化但对你来说不是。”是装出来的说“被人发掘?机会有多大?”

  

“别担心,我又是吃惊”库玛大夫插嘴说,脸上带着微笑,“不会让你觉得很痛的。实际上,我会给你用一种药,你什么都不会记得。”

“别让我难看,又是气愤地我就这点要求。”“你们不应如此麻烦的,这么说,你你们大家。”爸爸呻吟着说。

“你们听到消息了吗,刚才的变化小子?”阿塞夫说,刚才的变化脸上还是带着那副邪恶的笑容,“国王跑掉了,跑得好!总统万岁!我爸爸跟达乌德汗相熟。你认识他吗,阿米尔?”“你们要去哪儿?”爸爸问,是装出来的说他的声音颤抖着。

我又是吃惊“你去吧。”又是气愤地“你确定?”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