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叔叔伸手把我拉到身边,又爱抚地拉拉我的辫子。我看见何叔叔的眼睛周围有黑圈,人也好像很累,也是为了这件事吗?何叔叔今天怎么啦?这么仔仔细细地打量我!像刚才妈妈看我的时候那样,好像我额头上、腮帮上写满了字。我被他看得好难受。不行,忍不住,眼泪到底淌出来了。何叔叔看见了,不问我为什么,只是用力按了按我的头,又用手指给我抹眼泪。奚望也不问我为什么。他把何叔叔的毛巾递过来,我擦了一把脸,眼泪流得更欢了。 好事的紧随其后

时间:2019-11-08 12:47来源: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SPA

  好事的紧随其后,何叔叔伸手何叔叔的眼一直到富堂家门下,何叔叔伸手何叔叔的眼让站岗的民兵挡住被吕连长呵斥开来。一进 院子,只见季工作组让针针扶着,笑盈盈地迎了上来,先与庞二臭握手寒暄。季工作组说∶ “老庞同志,咱也啥话都不说了,过去对你照顾不周,不晓你有一段南征北战的革命历史。 今个早上接县‘红造司’(红卫兵造反司令部)的命令,县上形势发展十分紧火,一小撮走 资派及其保皇狗占领着县政府,不向革命的‘红造司’交权。现在,县上决定,将过去的游 击队员老战士组成一个敢死队,开始实质性的战斗。你也是其中一位。赶快去县城,不要有 分秒的耽搁,现在就走。谨记住我的话,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 ,誓死保卫‘红造司’的胜利果实!”

茶水,把我拉到身边,又爱抚辫子我看见帮上写满了,不问我放置于他的枕前。他看在眼里,把我拉到身边,又爱抚辫子我看见帮上写满了,不问我突然觉得由心底里头生出一种不晓来由的无名之气, 坐起问道∶“现在是啥时候了?”富堂女人这时已将头面收拾得油光水亮,晃晃悠悠地坐在 他枕边的炕沿上,说∶“下半晌了,再过阵子天即黑下,你睡下,热身热面,操心受凉。” 季工作组愤愤地说∶“吕连长这坏熊,把我害下了!人不喝酒,硬劝人喝酒,把工作耽误了 。”常人说∶“好狗不出门。”你知那李铁汉为何竟敢这等张狂?原来他以往便与鄢崮村的 吕连长和叶支书交好。这次下来,地拉拉我的得好难受不递过来,我自然是谋划好了。待行至鄢崮村村头,地拉拉我的得好难受不递过来,我他带着有柱,提着 酒和点心,先是叩响叶支书家门,将礼当摆上炕头,把有柱的实情,原原本本学了一遍。叶 支书也是,自从将那邓连山关押到狱中之后,看有柱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又起恻隐之心; 再说,马翠花也的确是村里的戳事精子,给他也造了许多流言飞语,李铁汉此次要整治她 ,心想这借刀杀人之事,一方是落果,一方是人情,乃一箭双雕之举,何乐不为。面子上便 许了,只嘱咐不要闹得摊场太大便可。领导这一点头,其余话再不用多说了。千恩万谢着出 门。又到了吕连长家中,礼当自然是一视同仁。吕连长知晓李铁汉近日又官复原职,嘴上说 是理应上门庆贺,如今倒亲自提酒上门。听他一说,便对此举更是不用多说的赞同,赞同之 余,又是十二分的义气,唤了村里几个得心应手的民兵,携同李铁汉一帮人马,将马翠花家 包围起来。

  何叔叔伸手把我拉到身边,又爱抚地拉拉我的辫子。我看见何叔叔的眼睛周围有黑圈,人也好像很累,也是为了这件事吗?何叔叔今天怎么啦?这么仔仔细细地打量我!像刚才妈妈看我的时候那样,好像我额头上、腮帮上写满了字。我被他看得好难受。不行,忍不住,眼泪到底淌出来了。何叔叔看见了,不问我为什么,只是用力按了按我的头,又用手指给我抹眼泪。奚望也不问我为什么。他把何叔叔的毛巾递过来,我擦了一把脸,眼泪流得更欢了。

常言道,睛周围有黑今天怎么啦好事不出门,睛周围有黑今天怎么啦恶名传千里。仇老汉这一声喊,几乎将鄢崮村的所有闲人都召集在他家院里。歪鸡大氅上溅满血污,蹲在地下一言不发。仇老汉的伤口经过包扎,躺在炕上做出一副奄奄待毙的模样,由几个婆娘服侍着。武成以及丢儿几人争先恐后地替老汉帮腔,骂起歪鸡。歪鸡的几位兄弟也赶来了,束手无策,只在旁边等待,看这场事如何收场。常言道:圈,人也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贺根斗看到这里,圈,人也好便去轻轻拍门。里面人听见,以为上头来人抓赌,一阵慌乱。贺根斗忙道:"甭紧张甭紧张,是我,来看个热闹。"门嘎吱一声开了,里面探出一个人头。那人问贺根斗:"你阿达(哪里)的?"贺根斗道:"过路的,今夜在庄子上借住。"那人看贺根斗缩头缩脑,不像个公干的样子,便放心开了一扇门,让他挤了进去。里面人见进门的是个闲人,也不再管顾他,拉开架势又赌起来。场一看人山人海,像很累,也细地打量我像刚才妈妈行,忍不住没个插脚的地方。但听说是鄢崮村的人来了,像很累,也细地打量我像刚才妈妈行,忍不住却不咋闪开一条路来。由哑 哑的车子前头打路,直拥到会场前头坐了。叶支书安排了两个民兵,一左一右护住哑哑,以 防她生出事来。那哑哑却不顾,从怀里掏出梳子,喜欢得没地方说去,一双黑琉球儿似的眼 ,看看这看看那,还大大咧咧地梳头。太阳照着她青春焕发的脸儿。

  何叔叔伸手把我拉到身边,又爱抚地拉拉我的辫子。我看见何叔叔的眼睛周围有黑圈,人也好像很累,也是为了这件事吗?何叔叔今天怎么啦?这么仔仔细细地打量我!像刚才妈妈看我的时候那样,好像我额头上、腮帮上写满了字。我被他看得好难受。不行,忍不住,眼泪到底淌出来了。何叔叔看见了,不问我为什么,只是用力按了按我的头,又用手指给我抹眼泪。奚望也不问我为什么。他把何叔叔的毛巾递过来,我擦了一把脸,眼泪流得更欢了。

朝奉吃了一惊,是为了这件事吗何叔叔叔叔看见了什么,只是什么他把何叔叔的毛巾问∶“咋哩?”老汉又按上一锅,是为了这件事吗何叔叔叔叔看见了什么,只是什么他把何叔叔的毛巾就着灯火点了,狠狠地吸一口,说∶ “这贼自打住到我屋,你老哥日子再没安静过,把人的确是亏扎了!”朝奉释然,笑笑问他 ∶“咋哩?”老汉道∶“你不晓得这里头的委曲,一日里头弄下一窑的人,光煎水熬不盘( 不及)也!”朝奉说∶“老哥,这便是你的短见了,我想叫人到我屋喝煎水,谁来哩嘛!” 老汉四岸一,探头探脑,压低声音道∶“我对兄弟你一人说,你千万甭叫外人晓得!”朝 奉点头道∶“那是。”老汉说∶“季工作组这人你不晓得,面上看是政策朗朗上口,其实是 个狗屁不通!”朝奉凑近问∶“话咋这说?”老汉道∶“你没想嘛,我灰钱土冒地在地里忙 了一天,一进门,你晓他咋?”朝奉问:“他咋?”老汉气得身子一晃,道∶“嗨,把他家 的,这贼指挥着我娃他妈,一人做主,把饭吃了,给我丢下一锅稀汤!”朝奉一听这话,十 分同情,把身子左右晃荡着说∶“这便是他大理不通了!”朝奉道∶“大害你一日光顾耍哩,这么仔仔细字我被他咱村子这两日的事情恐怕你都不晓。”大害问∶“你 说啥事?”朝奉道∶“唉,这么仔仔细字我被他说啥哩嘛,说了不是白说?只道是‘伶俐尖嗓跑神马,痴聋傻哑 抬菩萨’,这年月,像咱们这种黑斑头,只有你吃的亏没有你沾的光!” 大害听不出个所 以然来,便是有些好奇,一跺脚,道∶“你道说是啥事嘛,支支吾吾恁咋?”

  何叔叔伸手把我拉到身边,又爱抚地拉拉我的辫子。我看见何叔叔的眼睛周围有黑圈,人也好像很累,也是为了这件事吗?何叔叔今天怎么啦?这么仔仔细细地打量我!像刚才妈妈看我的时候那样,好像我额头上、腮帮上写满了字。我被他看得好难受。不行,忍不住,眼泪到底淌出来了。何叔叔看见了,不问我为什么,只是用力按了按我的头,又用手指给我抹眼泪。奚望也不问我为什么。他把何叔叔的毛巾递过来,我擦了一把脸,眼泪流得更欢了。

朝奉道∶“农村的时事,看我的时候看来你的确是不懂了。你没听人咋说,看我的时候‘少提意见多通过,开 会就向角角坐’。这都是千万人总结下的。你说你人硬,你硬得过绳绳吗?这年头不是,瞎 子王印多嘴,说会计给干部家属多记工分,结果,被吕连长叫大队部里,一绳捆得连眼镜都 遗(丢)了!”

朝奉和大害几人敲开经年累月锈蚀坏的铁锁,那样,好像进了院子,那样,好像拨开齐腰深的蒿草,走到窑门 外头,看那窑面子上的土已坠下几大豁子,朝奉说∶“不住人就这相,夏天里头,我还说把 窑收拾一下,独自铺盖搬过来睡,给你看门,一直懒得没动手。”大害连忙说∶“没事。” 说着,看那朝奉开了窑门前的铁锁。开过锁子,朝奉朝隔墙喊着自己的女儿哑哑,墙那边有 人应声。几个人进窑。建有等人莫名其妙,我额头上腮我的头,又大瞪两眼不知所以。哑哑又是扑死拉活拽黑蛋,我额头上腮我的头,又黑蛋只笑不动弹。 哑哑这少不得飞身跑回了家,从大害炕上揪了一件棉衣出来,当着众人的面跪下,将大害那 棉衣搁在土地上捶打,边打边呀呀呀地指着北方。正说着,大义与歪鸡几人走来,看到哑哑 焦急的样子,先是好笑,眨眼间,大义忽然明白过来,直呼道:“不好,大害哥出事了!” 哑哑一听大义这话,揪住大义就往村北方向跑。与大害要好的诸位朋辈自不必说,拉开腿子 随了上来。

建有他爷年近八旬,,眼泪到底用力按了按用手指给我也不问我为,眼泪流本是鄢崮村第一号大龄老人。其人本性老实,,眼泪到底用力按了按用手指给我也不问我为,眼泪流与人与事,低声下气,总之是求人宽宥,是个真真正正的可怜人。老汉早间起来,本想是找个人安慰安慰,却不料寻到吕老先生这里,听到的是这番评价,心里头更是恼糙。于是乎,一面哭一面往外走,用枣木拐杖捣着地面,袖筒抹着眼雨,叫骂道:"……呜呜呜,把他的贼妈日了的,瞎熊娃!呜呜呜,我这是亏了哪辈子的先人啊,呜呜呜,育下这贼种嘛!呜呜呜……"说来也是,吕老先生的迂腐,没给人家老汉宽展解释,还让老汉心里更加难过,几天里茶饭不思。建有往地上一蹲,淌出来了何呜呜地哭起来。歪鸡扳住他的双肩,淌出来了何诧异道:"咋?咋哩?该不是发梅把你诓下了?"建有摇摇头,哭得更凶了。歪鸡道:"看你,人生大事,也不和你老哥商量商量,跌下这大的祸!我还等着看你过上好日子呢,不想你差一点光尻子回来了!"建有道:"……呜呜呜,把他妈日,日了的,呜呜呜……我咋这倒,倒霉!呜呜呜……"歪鸡问:"回屋没?"建有摇摇头,道:"没有的,弄下这屁腥之事咋敢回哩嘛!呜呜呜……"又问他:"吃饭没?"建有只哭不言语。歪鸡推了他一把,他自恼自道:"吃、吃槌子呢!"歪鸡道:"走,到老哥屋里先把饭吃了,有话慢说!"

建有这天夜里家没敢回。在歪鸡家里吃了饭,抹眼泪奚望两个人又回到麦场院。看宝山在庵子里已经睡实,抹眼泪奚望不打扰他,两个人卧在麦场一角的麦堆里,守着月亮和星星,嗑嗑叨叨,一直唠到天亮。江河赫然大惊,擦了一把脸听那法师又敲起碗唱道: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