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我做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是吗?"她不满意了。 农场有绿色无边的麦浪

时间:2019-11-08 12:23来源: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滚石

你要我  振雄武馆 提供资料&收集整理

她只好乖乖地去了绥化的一个农场。农场有绿色无边的麦浪,个头脑简单有碧波荡漾的水库,个头脑简单有灿烂的朝霞,有绚丽的黄昏,可就是没有北极光,她多少次凝望天际,希望能看到那种奇异的光幕,哪怕只是一闪而过,稍纵即逝,她也就心满意足了,然而她却始终没有能够见到她。芩芩问过许多人,他们好象连听也没听说过。诚然这样一种瑰丽的天空奇观是罕见的,但它是确实存在的呀。存在的东西就一定可以见到,芩芩总是自信地安慰自己。然而许多年过去了,她从农场回了城市,在这浑浊而昏暗的城市上空,似乎见到它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这样一个忙碌而紧张的时代里,有谁会对什么北极光感到兴趣呢?塔顶平台上游人如云,人,这威严古板的铁塔,人,我原以为你是拒人之外,高傲无情的--我却发现你是一个不露声色的老父,将那各种肤色各种头发的孩子都拥在你的怀里,一任他们纵情玩乐、观赏,又走散去,天涯海角,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在你的视野里……

  

探亲假的报告很快便获得批准。我只有三十几块人民币就爬上火车。这点钱还是“叛特反资”们凑起来借给我的。在劳改队我曾听说现在坐火车不要钱,她不满意可是上了火车才知道“大串联”的好时光已经过去,她不满意一节节车厢像拎着肠子持油似的查流窜分子和不喜欢买车票的“知青”,可见待在劳改队群专队听到的消息总是栅搬来迟。但我虽然没有钱却有“青春期”,列车员不停地将我查下去我不停地向上爬,一千多公里铁路我乘了七天火车也终于到达北京,有六晚上都是睡在免费的候车室。有“青春期”的好处就是没有钱也能跑遍世界。倘若遇到难得的休假日,你要我我一天见不到她反而感到寂寞难耐,你要我有时还躺在炕上猜想她现在在家正干些什么。第二天上工,她一定会详细地告诉我前一天她所做的家务事:洗衣烧饭合煤饼带孩子缝缝补补等等。她与别的女人不同,从不抱怨生活的艰难和供应的短缺,却会尽可能地寻找生活资料的替代品。一次,她利用休假日将日本进口的尿素口袋拆开来当布料,缝制成小汗衫及裙子般的半长裤穿来上工,满身散发着尿似的骚味,我笑着讽刺她说你说你“骚”,今天当真“骚”了,就跟刚从厕所里跑出来的一样。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两手拎着半长裤的两边在我面前得意地旋转,而且极为自然地跷起脚尖。那时中国还没有T形台更没有时装模特,她可能就是中国时装模特的先驱了。提审的地方还是十几年前那间破房子,个头脑简单局长座位后面的那堵墙已经裂开大缝,个头脑简单白云在蓝色的缝隙中掠过,其快无比。一丝丝风从外面悄俏吹来,可以闻到一股厕所的气味。地面凹凸不平,湿漉漉的,似乎还飘浮着雾气。十几年来他没有踩过这样的烂泥地了,十分可惜从新加坡买的这双意大利皮鞋(它一向以为只有在国外才能买到真正的名牌)。而公安局长却很规矩地系着黑领带,穿着整齐的制服,和铜佛一样闪闪发光,毫不在意他自己和这环境的不搭配。

  

天一亮我就急忙向队长报告,人,队长连声夸我干得好,人,笑着说:“看那些狗日的再敢不敢来!”队长反过来将农民的祖孙八代臭骂了一顿。而按照当时的理论,那些农民应该是他的“阶级兄弟”,和他同一个血统。所以我一直很理解“地方保护主义”,在这种主义的支配下,根本不顾法律不顾政策不顾道理而只顾局部的眼前利益。通过这些描写,她不满意我们接近了人物的心灵。

  

同时,你要我如果没有从作者心中飞出的一片片雪花,没有作者笔下充满诗意的北国风光,那么岑芩这个有着纯洁心灵的人,也就不可能浮现于我们面前。

外面的人乱了半天也没看到监狱打开大门,个头脑简单更加激烈起来。有人喊放火,个头脑简单有人喊撞门,在听到喊放火的同时,我们的主人公就看见了火光。这时局长真正着急了,因为监狱里不止关着我们的主人公,更多的是一批刑事犯,这些人倘若都趁机跑了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局长的责任更为重大。我还记得她家住的地方。我说我造孽造得很早的一个罪过就包括我曾悄悄地跟踪过她。我至今还能依稀地看见她黑色大辫子摆动得合度得体,人,就是在三十多年前放学的路上发现的。但我并不是有意跟踪她而是她主动吸引我,人,走着走着我不知为什么就会跟着她走。后来我才知道世界上许许多多事情都身不由己。我可以保证此后我再没有跟踪过另外一个女人,因为再没有哪个女人有那样的头发。长大后我听说女人的头发长了发梢会分叉,现在很多香波就以解决这个难题做广告。可是那时我认为她的头发绝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每一根都能够单独剔出来做成标本,难怪古人在诗词中把它比作“青丝”。那时我虽然已经戴上近视眼镜,奇怪的是我仍能远远地看见她头发根底白皙的皮肤,那是迷人的三角区的衍化。我第一次跟她到家,以后便轻车熟路了。原来她家离我家很近,她到家后我往前再走二百米也就到我家了。跟踪其实不过是顺路而已。她家在一个菜市场前面,我每天吃的菜都要—一经过她家门口。

我还站在门口手足无所措。她笑够了也骂够了便连连柔声地唤我“来呀来呀”。我向炕边移步过去,她不满意她从被窝里伸出赤裸的手臂拉住了我的手,她不满意另一只手掌软软地拍拍炕叫我坐下。我忐忑不安地照她的话用屁股尖沾在炕沿上。这时我感觉到了她手指的抚慰,她的抚慰紧迫得力度极大。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持我的手指,然后她的手指与我的手指交合扭结在一起,一握一握同时又一撇一撇地使我的手指骨节都觉得疼痛。她灼热的手掌渐渐地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暧,暖意从手掌传遍全身并渗透进每一个毛孔,使我的眼睛也湿润了。可是我似乎总听见“麻雀”的铁锹在门外叮叮悄悄地响成一片,于是我的心又像被泡在冰水中似地颤抖起来。那是真正从心底里抖出来的,抖得前胸的肌肉也开始痉挛,最后连我的牙齿也打战了。剧烈的战抖迅速发展到手指上让她感觉到了,于是她一把掀开被子叫我赶快赶快进来进来暖一暖暖一暖。我很愤怒,你要我叫道:“一定是猫,一定是猫!”于是立刻便去找它。

我很想补救我的过失,个头脑简单但它是不能说话的,我将怎样的对它表白我的误解呢?我家养了好几次猫,人,结局总是失踪或死亡。三妹是最喜欢猫的,人,她常在课后回家时,逗着猫妗S幸淮危痈舯谝艘恢恍律拿ɡ础;ò椎拿芑钇茫H绱拍嗤恋陌籽┣蛩频模诶惹疤艄饫锕隼垂鋈ァH贸35模×艘惶鹾齑蛞桓樱谒媲袄椿氐耐弦∽牛闫斯辞溃制斯デ馈N易谔僖紊峡醋潘牵梢晕⑿ψ畔墓欢∈钡墓庖酰鞘碧艄馀恼兆牛纳细凶派男孪视肟炖帧:罄凑庵幻ú恢醯睾鋈幌萘耍膊豢铣远鳎庠蟮拿参凵耍杖仗稍谔系囊蜗拢豢铣隼础H孟胱胖种址椒ǘ核疾焕砘帷N颐嵌己芴嫠怯簟H锰氐芈蛄艘桓龊苄『苄〉耐澹煤扃贝┝耍以谒毕拢幌缘貌幌喑疲皇呛廖奚獾模炼璧模裘频奶勺拧S幸惶熘形纾掖颖嘁胨乩矗煤苣压乃档?“哥哥,小猫死了!”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